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网络求助
    说到敲键盘,可能很多人以为是打Lol,然而我所说的“敲键盘”是上论坛,QQ一类的网络平台帮人解决“问题”。有时候会和一些志同道合的网友聊聊“八卦”,这个“八卦”是真八卦——周易八卦。

     受张叔叔的影响,十二岁起便对易学抱有浓厚的兴趣,基本关于易学的典籍都有所涉猎,闲暇之余张叔叔也会对我指点一番,每有心得体会,便与他试练讨教。

     由于这个原因,让我自小显得与其他同龄人不同,难免有些话不投机半句多,直到初中有了电脑和手机,才发现网上原来有这么多易学粉,除了易学,张叔叔还教了我其他的东西,这是在我拜他为师之后才学的。

     后来由于某种原因,不得不在网络上用拜师后学到的东西,为求助的网民解决“问题”。时间久了,我在一些论坛上也有了名气,平时也会收到一些来自同城的私信求助。

     不知不觉,天色开始暗下来,宿舍的气氛却很活跃,其他四个兄弟在组队开着黑,玩的热火朝天。

     “推塔推塔!别理ADC!”

     “大龙一波!大龙一波......”

     我则是盯着网络上的动向,看看有没有新的帖子,或者刷刷QQ群,有没有一些“奇闻异事”值得我参与的。

     不得不说,网上还是有很多神棍的,比如这一篇求问帖:“我孩子都六岁了,半夜被吓着,早上醒来就烧的厉害,该怎么办啊?”得到的回复不是“在孩子的七窍上画勾”就是“到外面喊孩子名字”等等诸如此类,令人啼笑皆非。

     再则就是一些大惊小怪的“垃圾帖”,着实倒胃口。眼看着没什么靠谱的“问题”让我解决,于是索性起身先出去抽根烟透透气。

     今天最值得关注的,还是那灵异社,规模比其他的社团小,也没几个人光顾,略显尴尬。之所以值得关注,是因为好奇他们为什么对灵异这方面感兴趣,也许社团里是真有那么几个人有两把刷子呢?

     其他的小成员怕是连鬼怪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抽完烟,想再看看有没有帖子更新,如果还是那些琐碎的垃圾帖在我眼前乱晃,就关机洗澡睡觉。

     我继续浏览这些刚刚刷新的帖子,看到一封同城私信,点开之后发现是来求助的,内容很长,大概是说:

     近个月经常做同样的噩梦,梦境对方倒是没有透露。有时候会半夜惊醒,睡眠质量急剧下降,去医院也没查出啥毛病,后来朋友发现自己的眼睑突然变得红肿,怪渗人的,可照镜子时却没见着,经网友介绍才来找我求助,说我比较靠谱。

     看完这封信,可以初步认定是真货,然而还不太确定是什么玩意在骚扰这个求助者,需要亲自到场才能下定论。

     我回复私信道:

     “你这情况还不太确定,我需要跟你见面才能下定论,约个时间吧,我需要去你家勘察情况。”

     “嘀嘀嘀嘀!”

     “还是出来面谈吧,家里太乱了。”

     这摆明是在婉拒,也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不让我去她家,我也表示理解,毕竟在网上约见面的风险的确不小,更何况是让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进她家门呢?

     于是我想先教她一些简单的应急措施以证明我是有干货的,让她先打消怀疑的念头。

     “这样吧,你先照我说的去做,可以稳定你今晚的睡眠,如果有效果,我们再约个时间去你家,我必须到实地了解情况之后才能帮你断根。”

     “那好吧......”

     只能暂时这样了,至于能否得到她的许可,得看明天。

     第二天早上醒来,要赶着去上课,便随便洗漱一番,其他的兄弟昨晚玩的挺晚的,还在睡梦中不能自拔,我也不想打扰他们,于是打算自己出门。

     我拉开门把手,一股酒气迎面扑来,实在呛鼻,只见门外躺着一人,体型纤瘦,我叫他好几声方才睁开眼,本想扶他起来,可他身上散发的酒气实在难以靠近。

     这兄弟像散架的骨架似的,慵懒地坐起身,耷拉着脑袋喘了口大气,接着缓缓站起身来,我定睛一看,嚯,高我半个头,还挺俊的。他踉踉跄跄走进宿舍,想必是五号床的,既然是舍友,多少得帮一把,我忍着酒臭扶他坐下。

     他迷迷糊糊哼唧着

     “再...嗝儿...再来...一瓶......”我也懒得搭理他,便匆忙出门去上课。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宿舍那班兄弟才到教室,其中也包括那醉汉。

     老师见他们迟到,又是新生,便罚他们每人做自我介绍,经过一轮尴尬的介绍之后,我才得知醉汉叫林从良,从省城来的。

     上了一天课,舍友们的疲惫不堪已然全无,毕竟在课堂上睡了一天嘛。

     “嘀嘀嘀嘀......”

     正巧,找我求助的网友也给了我答复。

     “谢谢师傅,昨晚睡得很好!”

     既然有了效果,去对方家里的事也就水到渠成。

     “那行,五天后我去你家怎么样?”

     “行......”

     关于网上帮人解决“问题”的原因,得从我拜师之后说起,十二岁那年,张叔叔找到我,说要收我为徒。

     在我心目中,张叔叔的形象一直是很高大的,我曾经不下百次找他拜师,可他就是不收,也不说为什么。

     这会儿竟然主动收我,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也顾不得问他原因,只是欣喜万分连忙答应,从那一天起,我便开始叫他师父。后来师父教了我一些之前古籍上没有的东西,比如“文法武法”之类的,没出一年我便很快掌握。

     往后的几年还时不时跟着他一起去解决“问题”,来来回回都是那些套路,我以为师父把该传的东西都传给我了。

     直到我高三临近毕业那会儿,师父突然对我说:“从现在起,你得靠自己解决一百八十个“问题”,多一数少一数都不行,没做到就别回来见我,做到了,我再教你真东西。”

     而这所谓的“问题”就是那些妖魔鬼怪,用专业的术语来讲就是灵异事件。身为大学生的我闲暇之余要做的——就是降妖伏魔。

     我真名叫杨崇轩,为了师父的要求常年化名为风巽子在网上关注灵异事件,一旦有真货出现便亲自到场解决,从不拖泥带水。

     现在,是时候回归那份久违的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