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观气查阴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白天烂醉如泥的林从良,晚上像变了个人似的,独自一人卧在床上戴着耳机,深情款款地唱着歌,哼着嗓子发出蹩脚的颤音,真怕把喉结都给颤没了。

     “兄弟...有故事呀!”邝益朗似乎与他产生了共鸣。林从良听到来自耳机外的回应,摘下耳机,转过头侧视斜对面的邝益朗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

     “请叫我忧郁小王子......”

     其他兄弟和我倒是对这句话有了共鸣,差点没笑岔气。

     白天补足睡眠的他们到了晚上个个精神抖数,有的唱歌,有的接着开黑,有的准备出去约会,各自忙碌着。

     一天的时间也就这样过去了。

     五天后,网上约定的日期已近,我轻装便行来到求助者住的地方。

     往来的车辆,喧鸣的喇叭,人们各自奔波,几乎没有一个是闲着的。红绿灯交替之间,斑马线上穿梭的人流一浪接着一浪,整片街道无不鼎沸。眼前的景象着实令人感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从古自今,这句话的道理从没变过。

     我看着路标所指的方向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终于来到闹市之中唯一僻静的地方——住宅区,很快我便找到求助者所在的居民楼。

     风水学属于易学的一种,有时候在处理灵异问题上,我会先观察事发地的风水情况如何,以免疏漏。求助者住四楼,楼梯口直冲她家大门,这叫枪煞,属于凶格。可是这还不足以构成灵异事件的产生条件。

     求助者一开门,愣住了,许久之后从喉咙里憋出五个字来。

     “您终于来啦...”

     她看着挺年轻,大不了我几岁,是个穿着时髦,亭亭玉立的姑娘。我对她做了初步的观察,发现其除了眼睑红肿之外,面色也有些灰暗,不过也掩盖不了其精致的轮廓和动人的双眸。

     女事主说罢,便迎我进门。

     “想不到您这么年轻,我还以为是个老头儿呢!”

     我并没理会,只想单刀直入了解情况。

     “这几天应该睡得安稳吧?”

     “嗯,是的,按师傅教的方法去做,这几天睡得很好。”

     我一边让她交待情况,一边环顾房间四周。但凡有灵异之事,必须从房间的西南角和东南角入手观察。西南角为内鬼门,东南角为外鬼门,这是灵异的关辖所在,而观察鬼门则需要用特殊的方法——观气术。

     观气术属于武法的一种,可以不用法器作为媒介来勘测灵异,非常方便,外界将这种方术称之为天眼。一般人用观气术需要闭目聚气,集中意念用眉心去看。然而对于我来说完全没必要,眼到心到,心到气到。

     我用观气术扫视房间一周,发现卧室的西南角有一股黑气凝作一团,随后涌向房屋四周,整间房屋在黑气的笼罩下显得格外阴沉,幽怨的哀嚎随之而来。

     房间也开始渐渐变了样,燃起熊熊烈火,烈火之中,黑气化作一小孩,小孩被烧得体无完肤,趴在地上,表情既痛苦又扭曲。整个房间伴随着哀嚎渐渐回响起小孩干瘪的声音:

     “妈...妈...救...我...”

     他伸出无力的小手扣抓着地面。

     渐渐地,小孩也没了动静,瘫在地上被烈火吞噬殆尽,随后化作一团晃晃悠悠的绿火。

     “师傅......“

     站在一旁的求助者一脸茫然的望着我。我差点忘了屋里还有人在。

     方才整个景象的呈现过程,除了施术者本人和同道中人,普通人是看不到的。所谓“黑气”,是鬼门对阴魂在人间死前所经历的一切进行存档的一种容器,岂是常人所能望及的。

     “师傅...您看出什么了么?”求助者一脸疑惑的问到。

     “嗯......看出个大概。”我回复到,指着沙发示意让她先坐下。

     “我问你......“我整理好思绪,准备向他陈述我勘察到的情况。

     “你最近做的同一种噩梦...是不是和小孩有关?”

     求助者睁大了眼睛。

     “师傅您太神了,是小孩!”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回答,我顺着话接着问到。

     “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刚刚搬来这里没多久?”

     她迫切地点点头。

     我停顿片刻,想给求助者打打预防针。

     “接下来我把我看到的说出来,你得有心理准备...别太激动。”

     “嗯...您说吧.....”

     “这间屋子以前闹过火灾,死了一小孩...这小孩不知什么原因化作怨鬼。你晚上做噩梦,半夜惊醒,是因为这小鬼在吸食你的人气。”

     求助者呆住了,深抽了口气,呛着鼻子说。

     “难...难怪我老是梦到这房子着火......还有小孩他...”

     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鼻尖一红。

     “您一定得帮帮我啊......师傅!”她哭着求到。

     “你别激动...没事的......”我拍着她后背安慰到,顺便给她递了包纸。

     “您是不知道...”求助者打开纸包。

     “我这几天真是度日如年...晚上睡不着,整天一惊一乍的......”她擦拭着眼泪,一脸委屈。

     我没作声,只是听她不停地宣泄。

     “我怎么这么倒霉!碰上这种事......”她哽咽着嗓子抱怨到。

     一时屋里安静了片刻,我想她情绪也发泄的差不多了。

     “你放心,有我在,过了今晚你就没事了.......”我说到。

     求助者仿佛看到曙光,眼睛一亮,感激到。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见她情绪已然稳定,时候也不早了,于是起身跟她道个别。

     “那行...我先回去准备准备,今晚见。”

     “那个......”

     “我还不知道师傅您的真名叫.......”

     以前处理灵异事件,也有人问我要真名,我也答应了,之后惹上不少麻烦,我可不想再重蹈覆辙。然而对方又是个妹子,不能拒绝的太直接,于是我故作淡定的对她说:

     “叫我网名风巽子就好......”

     不知怎的,我想到邝益朗前几天在食堂那夸张的甩身,也想借来一用。

     于是我夸张的甩过身子,头也不回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