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军营行刺
    泰隆似乎很不喜欢听到这种声音,他被乌鸦的叫声扰得心神不宁。对于一个杀手,心神不宁是最不应该犯的错误。因为在你走神的瞬间,便有可能是敌人的刀刃刺穿你心脏的时候。

     他漫不经心的审视者夜幕中的树枝,想找出这只可恶的乌鸦。终于,在一棵树的树冠,他看到了乌鸦的身影。他甩手掷出一把回旋刀,冰冷的飞刀带着一缕劲风划破夜空,射向树冠的乌鸦。那只乌鸦扑腾了一下,从树冠跌落下来。

     泰隆走过去收起刀,继续向诺克萨斯军营中的行刑台潜行。他潜行的本事是一等一的,在树林里无声无息的潜行本领等闲难及,这是一个成功的杀手必须具备的长处。

     二十米……十米……再近一点,嗯,近到他都能在微弱的营火照耀下看清楚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的睫毛。

     嘉文四世紧闭着眼睛,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身后的杀手,已经准备用最准最快最狠的利刃,刺穿他的胸膛。又一阵风吹过,冷风吹醒了嘉文四世,他皱了下眉头,今夜的风可真大。

     嘉文四世被反绑在行刑架上,他身上的盔甲上还沾着不少血液,不过早已结痂了,呈现出暗黑色的斑块。即便是这样,也难以掩饰他金黄色的盔甲夺目的光芒。不愧为是德玛西亚皇子穿的盔甲,果然不同于一般的将士的盔甲,显得极其奢华显耀。

     已经足够近了,泰隆突然跃起,一招刺客之道近身嘉文四世,一柄闪烁着寒光的利刃刺进了嘉文四世的胸膛。这一切发生的真是太快了,嘉文四世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这柄刀在自己体内冰凉的气息,掩盖了伤口的疼痛。这真是一个风高月黑的杀人夜。

     “我……我不能死。”嘉文四世无比惊恐的眼神看着泰隆。他想不明白,在敌人的营帐内,怎么敌人还要派出刺客来行刑?其实泰隆也想不明白。

     泰隆默不作声,从嘉文四世的身体上抽出了自己的刀,鲜血跟着喷涌而出。他甚至能闻见,这鲜血中腥甜的味道。

     这一定是个阴谋,嘉文四世想起了他在敌军营帐内听到的话,对泰隆说道:“你们都中了斯维因的奸计。我将听到的秘密,记录在纸上,藏在我的长矛中,这世间唯一的真理就在我长矛的尖儿上。”

     泰隆也明显感觉到了不对,或许,这真是一个天大的阴谋,本想再用一刀割喉了解了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的性命,但此刻,他却有点同情心,自己不过是诺克萨斯的一枚棋子而已。泰隆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什么秘密什么阴谋,我的任务是结束你的性命。”

     这一刀,他并没有割断嘉文四世的喉咙,而是一刀将绑在嘉文四世手上的绳子划断:“让我杀一个绑着不能反抗的人,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

     站岗的士兵听到了这边的对话声,大声叫到:“有人袭营,有人袭营啦。”

     营帐内的警示号角吹响,整个诺克萨斯军营内部乱作一团,守夜的士兵一队一队的向行刑台冲来。他们以为,来人是德玛西亚派出救嘉文四世的人,却不曾想到,这位将头深藏在披风帽子下的年轻男子,竟然是诺克萨斯高层派来的刺客。

     厄加特急得大发雷霆,将身前的桌子一把掀翻在地,桌子上的酒杯在一阵碎裂的声音中全部落到了地面:“来人,快来人。”

     “大人。”士兵恭谨的跑步上前,向厄加特做了一揖。

     “快推我出去,不等明天正午,现在就行刑,我要现在就行刑。我要亲手砍下嘉文四世的脑袋。”厄加特狂暴的叫嚣。

     士兵不敢怠慢,赶紧推着厄加特的轮椅向行刑台走去。

     一个杀手,一旦有了同情心,那么他就算不上是一个顶尖的杀手。此刻,他并没有将嘉文四世立即杀害。他同冲上行刑台的士兵搏斗。今夜,注定是一场恶战。

     站在远处黑暗中的杰里柯·斯维因,正在和乐芙兰看着这一切。他脸上流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对着乐芙兰说:“你看,一切都按我们的计划进行。”

     “那么,我便提前恭喜你了。”乐芙兰优雅的端着酒杯品了一口。

     斯维因摸着自己胳膊上的渡鸦。突然,他额起眉头,用拐杖指着远处混战的行刑台问乐芙兰:“怎么没有卡特琳娜?杜·克卡奥将军这只老狐狸……”

     “我看杜·克卡奥将军再狡猾,也比不过你吧?”乐芙兰轻蔑的看了一眼斯维因,说道:“别太急,一个一个收拾,事成之后,你别忘了对黑色玫瑰的许诺就好。”

     斯维因点点头,不再说话。

     诺克萨斯军营的外面,突然想起了德玛西亚无畏先锋军团的号角,一阵如同洪水般的冲杀声,将这支驻扎在树林里的诺克萨斯军队包围。箭矢宛如一场暴雨,从天空密密麻麻的射将下来,有的射在树干上,而更多的,射在诺克萨斯士兵的身体上。随着一声声的嚎叫,一个又一个士兵倒在地上。

     一阵箭雨过后,德玛西亚的先锋军团领袖盖伦——那个拥有“德玛西亚之力”头衔的英勇勇士,带领着他的无畏先锋军团冲了上来。

     惨叫声、呻吟声、兵器相撞声,交织成一首残酷的战争乐章。

     厄加特残废的身体举步为艰的冲上行刑台,用他那镰刀型的假肢想结束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的生命。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被泰隆释放了的嘉文四世,虽然身受重伤,但行动尚且可以,他躲开厄加特致命的一击,侧身抓起自己的那柄被诺克萨斯士兵丢弃在行刑台上以示侮辱的武器,挑翻身后冲向他的一名诺克萨斯士兵。

     厄加特紧跟嘉文四世身后,挥起他那镰刀型的假肢扎向嘉文四世的后心,却未曾注意到,一把正义的暴风大剑从他头上劈将下来,整个地面都为之颤动。

     人们再看厄加特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变成了两半。厄加特就这样被盖伦的暴风大剑硬生生的劈开,尸体左右各一半横在地上,殷红的血液向四周漫延开来……

     空气中弥漫着战场上硝烟的烧焦味和尸体上血液的腥臭味道,没有人注意到那个身影,他悄无声息的退到了树林深处,这就是泰隆,没有人能摸清他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