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老方丈
    美女嘛,谁不喜欢啊?

     灵菲面无表情,用一种极其瞧不起的眼神瞅了他们一眼,紧接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空尘愣在原地,定在脸上的笑容立即褪去,只剩下一脸的清冷。

     舒小宝似乎注意到了空尘的不对劲,“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会笑一会阴阴沉沉的?”

     空尘给了舒小宝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然后转身掉头走了。

     舒小宝有点懵逼的跟了上去,“等等我啊,等等我~”

     回宿舍的这一路,空尘的心里极其不舒服,刚才的事情,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若不是他会装逼,淡定自若的神色随手拈来,估计早就穿帮了。

     因为他刚才慌了,也有点害怕。

     一想起刚才的一幕,他就忍不住紧张。

     他保守了十八年的秘密,竟然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的女人识破了?

     不对,要说识破,还不如说是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秘密。

     十八年来,除了他在少林寺的师傅知道他的秘密,这世间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秘密了,而这个初次见面的女人竟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所以,他怎么能不慌不怕呢?

     不管这个是巧合亦或是其它因素,空尘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机会问清楚。

     空尘高考的成绩,是所在地的状元,好几所重点大学都给他下了通知书,可是他偏偏选了这所没有给他录用通知书的大学。

     十八年了,他心中一直有个疑惑。

     他的父母为什么要将他抛弃?到底是什么理由,让父母狠心扔下亲生儿子,然后一直绕无音讯?

     在高考结束的当晚,老方丈忽然把他叫到了房间里,单独聊了会天。

     “尘儿,今日师傅叫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老方丈的语气淡淡的,眼神里却有一丝不忍。

     一直都不太正经,又有点叛逆的空尘,也留意到了这个细节。

     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约约的,他总觉得老方丈今日要说的,和他的身世有关。

     所以,那一刻,他安静得像一棵树,没有喜怒哀乐,心中也荡不起一丝波澜。

     老方丈缓缓的道,“你应该猜到了,老衲今日要与你说的,是关于你身世的事。”

     空尘的心,本是像一湖没有风的湖水,在听到身世两个字之后,平静的湖水落下了一片树叶,撩起了层层的波澜。俊秀的眉毛微微皱起,眼神低落得暗沉。

     穿着一身袈裟,已经满脸白花胡子的老方丈,沉沉的叹息。

     出家人本不应为尘事忧伤或欢喜,可是空尘微微变动的神色,还是牵动了他的心,一丝丝伤感袭上心头。

     十八年前,夜黑风高,磅礴大雨,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老方丈还不是这少林寺的住持,那时还不算老,一有空便经常下山教当地百姓修练养生功,普度众生,做些善事。

     就在那个夜晚,他冒着大雨赶回少林寺时,见到大门的屋檐下有一个包裹。

     借着门口昏暗的油灯光,他惊讶的发现,那包裹里竟然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甚至还没有断奶的孩子。

     老方丈连忙将已经浑身湿透,奄奄一息的他抱了进去,帮他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还给他熬了米糊,喂他吃了下去,他才活了过来。

     之后,空尘便成了少林寺的一员。

     但是老方丈没有让他做一名和尚,而是选择送他去念书。

     空尘也很争气,学习成绩出奇的好,这不,高考还考了个状元。

     当然,他还有一身不知道哪来的流氓痞子气息,是丝毫没有被少林寺这种佛门净地感染净化过。

     这点,老方丈也甚是头痛。

     “老衲也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唯一知道的,是十八年前裹着你的衣服里,写了几个字。

     老方丈回过神,淡淡说完,走到不远处的一个深棕色木柜子旁,拉出柜子,拿出了一个布包,然后将它拿到空尘的跟前,递给了他。

     空尘清冷的瞥了一眼布包,看似随意的样子,接过了布包。

     其实,他手心已经冒汗,明明很轻的包裹,拿在手上,却无比沉重。

     也许打开这个包裹,他的身世就能被揭晓。

     然后,他会找出那两个人,质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自己。

     包着包裹的布一点一点被掀开,空尘拿出里面陈旧的衣裳,衣服虽然很破旧了,但是很干净。

     看得出来,老方丈将它保管得很好。

     牵起衣领,整件偌大的衣服展现出来。

     就在衣裳的胸前,刻了几个字。“R市重点大学!”

     空尘苦笑,这是一件校服。

     难道是他父母的衣服?

     这是多么不靠谱的父母啊,书都还没念完,竟然就怀了他,生下他之后,又千里迢迢把他扔在这里?这又是为何?

     一个,看起来很有用的线索,却又是无从查起的线索。

     他甚至不知道他的父母叫什么名字,单凭这一件校服,又能查出什么?

     老方丈浅笑,“老衲知道,这十八年来,你都有尝试着去寻找你父母的下落,所以今日,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这件事情了。将来这路该如何走,只能靠你自己了。老衲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了。”

     “多谢师傅!”空尘感激的噗通跪倒在地。

     在他心里,老方丈就是他的父亲,十八年来的养育之恩,他无以为报。

     磕头,也许是他想聊表的一点心意。

     磕完头,空尘一甩沉重,笑嘻嘻的道,“师傅,我就要去上大学了。你能不能多给几个路费啊。”

     老方丈吹着胡子瞪着眼睛,对刚才还一本正经现在却又露出流氓样的空尘,万分无奈。“老衲可是知道,你考了状元,国家给你奖励一笔生活费的。再说了,你去大学里,四年学费学校都给你免了,你还要钱做什么?”

     空尘一脸鄙夷,“师傅,出家人谈钱多俗气啊!这一年到头来咱少林寺进贡香火的百姓,每天都络绎不绝啊。你那么有钱,给点徒儿又怎么啦!”

     老方丈差点没气死,撩起手袖,运着内力,挥手拍过去。

     空尘吓了一跳,不过从小修炼少林功夫的他,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一个后空翻轻松躲过这一掌。